您的位置  成都资讯  资讯

成都:女子应聘健身助教却成了培训学校学员 每月还贷八九百

  律师:存在商业骗局的可能性

  事情说起来很离奇。起初小美(化名)是去应聘健身教练助教,月薪3000元左右,但现在她却参加着健身教练的培训,身背近2万元网贷,“每月还款八九百元”。

  当初面试她的“店长”,曾约定培训期间支付她每月1000元的“学徒工资”,不过第二个月“店长”就找到她打了“欠条”……

  进一步的暗访调查中,培训学校透露了他们与“店长”的合作方式:推荐一个学生过去培训,可以返款5000~7000元,而所谓“学徒工资”,就是让学员多交2000元培训费用。

  奇怪的招聘:

  还没上班就办了贷款

  小美现在还是个学生,她的“应聘”经历要从2020年10月说起。

  当时她在网上看到“健身教练助教”的招聘,“帮助教练安排会员时间,整理健身器材等”,月薪大约3000元。在网上聊过之后,对方给她发来面试通知:“中体力建健身连锁管理公司正式邀请您……面试,面试地址为……亚美氧舱健身人事部……”

  面试时小美见到了自称店长的李某,讨论过“健身教练助理”这个职位后,对方换了话题,“他说,助教没有什么提升空间,工资不高,建议我去做教练。”小美坦言自己零基础,“他说可以推荐我去合作的学校培训,学习两个月后考了证,就推荐去健身房工作。”至于培训费,“他说要1万多,但是培训的两个月会给1000元每月的学徒工资”。

  回家和父母商量后,小美又找到李某及其员工,“试了好多个网贷APP,有3个通过了,贷款支付的是培训费用”。之后,小美就去“中体力健精英专修学院”培训,准备考证后做健身教练。

  第一个月的“学徒工资”,李某在2020年11月底给了小美,“分开给的,微信200元,支付宝800元”。但第二个月的一直没有着落,直到12月22日对方来学校,提出打“欠条”。

  小美当时录了音。李某等反复称,因为亏损严重不仅无法支付小美的1000元,还欠了员工工资。考虑到每月有八九百元的还款压力,小美提出希望对方支付500元,但仍被拒绝。最后,小美同意了李某等人的提议——打“欠条”。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给小美的“欠条”上写道:“成都朗日健身服务有限公司,由于资金问题和****协商,经同意于2021年6月份以前支付欠款1000元,期间不得以任何借口无理取闹,否则不予支付。”

  小美告诉记者,那天李某等人在学校给其他人也写了“欠条”,“应该都是通过他们进来培训的,大概10个人吧,有的人一个月学徒工资都没拿到”。

  李某等人还称,这之后他们就要回老家。“大家心里很不安。”小美说。

  李某和培训学校:

  “没有欺骗”“没有强制”

  1月7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高升桥附近的亚美氧舱健身房。这里正常营业,前台两位工作人员称,此前确实出租场地给了李某,“租给他们两个月,人员在这里统一面试,培训是在龙泉那边。2020年11月份做完了,就没来了。”他们建议去龙泉的中体力健学校找人,在他们看来,“李某是学校的人”。

  至于“朗日健身”,亚美氧舱的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天眼查资料显示:“朗日健身”2020年11月11日才注册成立。记者找到工商信息上的地址,发现是成都一小区内的民房,门口摆放着鞋子,多次敲门无人开门。

  根据“欠条”上留的电话,记者联系上李某,他表示自己已经回了老家。

  按照李某的说法,他们曾租用其他健身房的场地及器材,但因亏损做不下去。虽然从公司注册到李某写“欠条”不过一个半月,场地租用时间也只有一两个月,但是李某屡次强调公司遭遇了“经营不善”。

  为什么面试通知以“中体力健”的名义?李某解释:“当时营业执照还在办理,我们和中体力健是合作关系,在那里进行培训。”按照他的说法,招聘助教并不一定就要做助教,“我们做招聘,对每个人都给一些个人建议……他们选择做哪个工作,是他们的权利。”他直言,推荐学生去培训会有一些返款,不过他声称,给完学员的培训费用后,落到自己手上的还剩下3000多元,“要支付员工工资、场地费……亏损了”。

  “现在欠学员大约8000元,我不会因为这个跑路。”对于欠的“学徒工资”,李某并不回避。但他强调的是:当时他们建议小美等人做教练、贷款培训,过程中“没有欺骗”、“没有强制”。

  中体力健培训学院负责人李某生称,中体力健与李某属于合作关系,即李某那边有想学健身教练的,可以推荐到学院来。李某生同时强调,过程中遵循透明、清晰以及学生自愿的原则,“大家都有独立人格,有培训协议的”。

  如何看待有学员认为遭遇了朗日健身和中体力健的“套路骗局”,即以招聘之名行招生之实?李某承认,看起来确实有这个感觉,但他继续强调,事情是因为公司经营不善,“要以事实为依据”。

  暗访“合作”:

  一人返款5000~7000元 “学徒工资”出在“羊”身上

  另一方面,记者又以健身房寻求合作的名义联系上了李某生。天眼查显示,他同时也是“四川中健体联健身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中体力健”培训学校属该公司旗下。谈及合作,李某生直言,学院与大学城附近的一些健身房都有合作,“成为我们的定点招生单位”。具体如何合作?李某生介绍,培训款到账之后会进行返款。一种是传统模式,两个月1.48万元培训费、三个月1.68万元、四个月1.98万元。另一种是“带薪模式”,即类似小美等人的模式:每个月支付给学员一定工资,“学生会觉得可能带薪要好一些”。两个月培训费1.68万元——多出来的2000元,成为所谓“学徒工资”。

  传统模式中,如果从发布招聘信息到面试全包的话,推荐一个人可以返款5000~7000元;若是只向培训学校提供学员信息,“返现就会少一些”。

  至于工作,他表示学院会推荐到合作的健身房,只是工作以后学员会面临各种压力,“我们可以在合作上把这个问题规避掉。”记者也提到李某,李某生称“李某是我们学校的招生渠道”。

  投诉后相关部门介入

  律师:存在商业骗局的可能性

  就小美的遭遇,记者咨询了武侯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直言,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建议小美等人拨打12345市长公开电话,“事情还涉及网络贷款,最后可能需要多个部门联合办理”。12日上午,小美拨打了12345,记者注意到,当天上午11点半武侯区以及龙泉驿区人社局先后签收工单。

  四川及第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认为,这个事件很值得调查,目前看来存在商业骗局的可能性,即“以招聘为名实际是推荐培训”,并且高昂的培训费用也很难说合理。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秀也认为,本案用人单位存在“假招聘”可能,正常的用人单位招聘员工,是不会收取员工培训费用的,“用人单位收取劳动者培训费是违法行为”,建议向公安、劳动等部门举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