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成都资讯  信息

巴中留守少年骑摩托出车祸身亡背后 那些无处安放的青春

  毛先生一直想不明白的,就是儿子小海的死亡了。看起来是一场意外:3月12日凌晨1时许,儿子小海骑摩托撞上一辆停在路边的货车,当场身亡,搭车的同学小敏身受重伤。

  前一天晚上,小海深夜离家,去“安置”另一个离家出走“不知去哪儿”的同学小元。面对毛先生的电话询问,在另一个乡镇的小海,向他撒谎称就在离家较近的位置,于是毛先生要求其半小时赶到家。小海就是在匆匆往家里赶的路上不幸发生了车祸。记者调查发现,车祸背后,是一群“读不进书”,“吃不了苦”的山村留守少年“无处安放的青春”的真实故事……

  毛先生说,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小海常常带朋友到家里来玩耍、吃饭,但自己在家,儿子从未把同学带回来过……

  1

  车祸

  3月12日凌晨0点过,毛先生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问他儿子小海在家吗?他觉得有些蹊跷,但还是确定地告诉对方:儿子在家。那天晚上,他看见小海比平时更早回房睡觉,自己晚上11点过才睡,也没有听到儿子出门的声音……

  小元是小海的同学。0点30分,小元的姐姐、姐夫、堂哥等5人敲开了毛先生的家门。毛先生这才发现,儿子小海已没在屋里,自己的摩托车也不见了。

  毛先生随后给儿子打电话,小海说“在文峰场镇上”,和同学在一起。他让儿子半小时赶回家,并带上同学小元。他家住在四川巴中通江县文峰乡金山村,文峰场镇离家不过五六公里,但儿子迟迟没有回来,他又打了三次电话,小海再没有接听。小元的堂哥告诉记者,小元在通江某职业中学读高一,因学习问题,11日晚上8点过与父亲发生争吵后,骑着摩托车离家出走。

  3月12日凌晨2点24分,毛先生接到金山村村支书的电话,得知儿子小海发生车祸。事故现场位于铁佛镇,离家10多公里,与儿子说的文峰场镇是完全相反的方向。而且,儿子当晚没有带回小元,而是载着另一个同学小敏往家赶。夜色之中,他的摩托车撞上一辆停在路边的货车,当场身亡,同学小敏身受重伤。

  记者从通江县交警大队获悉,3月12日凌晨1时许,发生在通江县铁佛镇的车祸,导致两名未成年人一死一伤,目前事故还在进一步调查处理。

  2

  出走

  小海的深夜悄悄离家,是为了“安置”离家出走的同学小元。小柯准备去成都打工了,包括小海在内的6个“好朋友”计划3月12日在“铁佛耍一下”,他们中大部分是以前的初中同学,但好几个都没有读完初中。3月11日下午,小敏提前到了铁佛等着聚会。小柯告诉记者,小敏家住文峰乡土门村,从老家走路到文峰场镇后,是小海骑车把他送到铁佛的。但当天下午小海在铁佛待了一会儿就回家了,计划第二天再来铁佛。

  这场聚会原本没有邀约小元。小柯说,他跟小元虽然也是初中同学,但关系并不密切。3月11日晚上,住在文峰乡另一个村子的小元骑着摩托车离家出走,却“不知道去哪里……”他没穿外套,有些冷,于是联系小海,“想借一件衣服”。小海“很讲义气”,给他拿了一件外套,并推着自家的摩托车出来。小海联系了小柯,要把小元“安置”过去。将近11点了,小柯下楼接上他们,他问小海,半夜出来咋跟父亲交代。小海说第二天一早回去,跟父亲说在外面跑步。

  几个人刚上楼几分钟,小元就接到姐姐打来的电话。半小时后,小元回到房间,四个人一起打游戏。但一局“吃鸡”还没打完,小海父亲的电话就来了。“他跟他爸撒了谎,说在文峰,他爸限他半个小时回家。”小柯告诉记者,小海很着急,说必须回去,“他爸脾气不好”。小元不愿回去,小海让小敏跟他一起回去,小敏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

  3

  裂痕

  毛先生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儿子小海。小海读六年级时,毛先生跟妻子开始去上海打工,小海平时跟爷爷奶奶生活。“裂痕”就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的,初三没有毕业,小海不愿再读书,先后跟父母到了上海、乌鲁木齐。毛先生说,小海在乌鲁木齐跟自己学内外墙装修,但小海干了10天就离开了,称这个工作“脏,没有出路”,他后来去了一家酒店上班,又去了重庆一家电子厂工作……依然没有找到出路。毛先生表示,以前确实把小海管得比较严,怕他惹事,却又不清楚他在外面做些什么,更不知道小海的朋友圈子。他在家的时候,小海从未把同学带回来过。

  比起毛先生,51岁的曹志辉算是一直陪着侄子小敏成长,虽然两人相依为命犹如“父子”,但他觉得自己跟侄子的“距离越来越远”。他说,小敏曾跟自己发生激烈争吵,甚至动过手。在通江县人民医院,曹志辉每天坐在重症监护室外靠窗的长椅上,等待奇迹的发生。有时他会透过玻璃朝里张望,小敏至今还没醒来,医生说已脑死亡。

  曹志辉早年结过婚,但妻子离家出走,未有儿女,小敏是二弟的儿子。土门村支部书记米大成告诉记者,10多年前,小敏的父亲死于矿难,母亲离家出走,小敏一直由曹志辉抚养。曹志辉说,小敏先由爷爷奶奶带了1年多,大概4岁的时候,他决定“这孩子必须自己来带”。小敏读六年级开始,他开始在文峰乡场镇上租房子“陪读”。但曹志辉发现,随着年龄增长,小敏变得敏感、自卑,性格急躁,跟自己的矛盾越来越多。

  4

  人生

  如果不是发生这次意外,小元或许还不会马上回家。跟父亲发生争吵,是因为父亲在学习上要求他太多,但他跟小柯等朋友说,如果有钱,他也要出去打工。父亲长年在广州打工,很少陪在身边,是母亲陪着他一起长大。在小元看来,父亲并不了解他,活干累了回来,心情不好就发脾气。

  关于与父亲的相处方式,小柯也有深刻感受,他说父亲动不动就训斥自己,从来不会轻言细语与自己交流。他开始厌学,跟父母疏于管理有着必然关系,有一段时间,母亲天天打麻将,他就只有天天吃方便面。小柯说自己四年级就开始辍学,然后再次回到学校,经历留级、停学,断断续续读到初二,然后再也不愿去学校。书读不下去了,但工作也没有坚持,两年前开始打工的小柯,前年在上海学剪头发,去年在河北工地上跟父母一起干活,今年春节后在成都找了一份进厂的工作。

  但现在,小柯终于发现还是读书好,没有那么累,“再无聊也比上班强”。去年下半年,小敏说不想读书了,小柯力劝小敏要坚持,“无论如何把高中混完”,以后有个毕业证“好找工作得多”。他听说小敏跟另一个同学去打了耳洞,便赶紧提醒他们,千万不要文身,以后出来会影响找工作。

  5

  创伤

  面对两个好友突遭不幸,小柯连续三个晚上睡不着觉。他说那天晚上接到交警的电话后,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没有哭出来,心里却无比难过。交警是通过小敏手机的通话记录找到小柯的,接到电话时他和小元已睡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两人一下子惊醒。小元一口气跑到铁佛卫生院,见到已经送医的小敏,又一口气跑到事故现场,看到躺在路上的小海。

  那天晚上的事故现场,小元跟毛先生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毛先生没有开腔,他悲痛不已,不知道如何开口。他不认识小元,包括小柯、小敏,他说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小海常常带朋友到家里来玩耍、吃饭,但自己在家,儿子从未把同学带回来过。“谁也没能预料到这个后果。”小元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后,他一直待在家里,除了难过,还深感内疚。

  小柯把小敏的大伯曹志辉拉进一个只有8个朋友的“小群”,有4个孩子在群里对他说,他们以后都是他的儿子。曹志辉答应下来,几个孩子按年龄排了老大、老二……他跟几个孩子在群里交流小敏的伤情,以及解决眼下的困难。小柯还和另一个同学发起了水滴筹,希望能够帮助到小敏,几个同学也纷纷三百、两百地捐了款,并在群里转发捐款链接。但小柯说,这些帮助,都无法弥补心里的创伤,这件事情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记者 杨灵 张杨 摄影报道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湖南卫视直播在线观看高清
  • 编辑:李钟硕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