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成都生活  特产

南京“宏光厂”里的伞塔,绽放在共和国蓝天上的伞花

像所有拥有光荣历史的国营大厂一样,宏光空降装备有限公司坐落在以它命名的宏光路上。而在它扎根南京之前,这里曾是国民党骑兵养马场的所在,并没有正式的名字。

从西门而入,绿影婆娑间是宽阔笔直的道路和两边沉稳大气又不失年代感的两层、三层厂房。红砖青瓦木格窗,如果不是有身穿工作服的员工脚步匆匆而过,你可能会恍惚自己是否穿过了时光隧道,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老南京亲切地叫这里“宏光厂”,但它其实曾有个更响亮的名字——513厂。就如同西门入口处醒目的口号“航空报国,航天强国;忠诚奉献,筑梦蓝天”一样,“宏光厂”的故事写满了中国空降空投事业的艰苦创业和创新辉煌。

01、从无到有

翻开厚厚的记录历史的513厂资料,发黄的装订本里一行行铅字记录了宏光人奉献创新的历史。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飞机修理量、消耗性器材需求激增。为支援作战,需要尽快建设一支强大的空军,中共中央决定通过快速提高修理能力和配件制造能力来加速建设航空工业。为适应抗美援朝战争需要,1950年由华东军区重新筹建降落伞厂,华东军区军需部派曲声清、王世贤、肖德厚等13人前往杭州筹建。1951年4月17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颁发了《关于航空工业建设的决定》,当时宏光空降装备厂为首批建设项目,代号513厂,隶属重工业部航空工业局建制。

同年5月15日,中央决定将厂址由杭州迁往南京,513厂被纳入“一五”期间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成为新中国空降空投装备和航空救生装备的摇篮和基地。

从零到一,最是艰难,宏光人克服重重困难艰难前行。1951年10月,从杭州迁址到南京的短短五个月后,宏光人就成功复制了新中国第一具降落伞。然而他们不满足于此,决心从复制仿制跨越到自主研制,1957年自主设计完成了新中国第一具可载重50公斤的投物伞,而1967至1968年,宏光人更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和阻力,成功研制了两型重型特种投物伞,保证了我国核试验任务的完成,填补了降落伞领域的空白。接下来的时间,宏光人的脚步从未停止,到1979年,他们共设计定型了100多项降落伞、空靶、拦阻网、头盔代偿服等航空配套产品,筑重器以报国,见证了中国空军的崛起。

02、追光者

一座砖混结构约三层楼高的塔形建筑静默无言地守在厂区一角,充满建国初期新中国工业企业的历史风貌。这是宏光空降装备厂伞塔,建成于1973年。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曾是生产出的降落伞被铺开晾晒之所,也因此建筑内并无隔层。自从新厂房落成使用之后,这里就被维修保护起来,轻触大门,空旷的空间里响起的是历史的回音。

1994年第一次踏入宏光厂,伞塔和那片充满荣誉感和历史感的厂房就让当时刚刚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的史迎风肃然起敬。

最初这个年轻女生怀着对航空事业的憧憬和向往,高考填报的是飞机设计,却被调剂到飞行器环境控制与安全救生专业。刚开始,她对这个专业谈不上喜欢,直到她毕业进入宏光空降,亲眼看见降落伞在湛蓝天幕中摇曳,安全而精准地落下。美妙的画面和崇高的使命感让史迎风对一朵朵绽开的伞花入了迷,就这么踏踏实实扎根在了空投专业。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中航工业宏光空降装备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史迎风成了我国航空科技战线上的一位难得的女专家。

2008年5月,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第三天,15名空降兵勇士在无气象资料、无地面标识、无指挥引导的“三无”条件下,使用南京宏光空降装备有限公司研发制造的伞兵伞,从5000米高空纵身一跃,打开通向汶川的生命通道,创造了世界军事航空史上的奇迹。史迎风研发团队研发的正是投物伞。这个团队不断给中国空降空投带来新的突破,当年15名勇士之一的现空降兵研究所所长于亚宾介绍:2016年,一套高空跳伞保障系统得到应用,系统集防寒、供氧、导航等功能于一体;2017年,一款新型双人武装翼伞定型,使用这种翼伞,空降兵可以带着搜救犬、救援专家等一同从天而降。

宏光厂在空降空投领域创造了数项国内第一,除了用于军事作战,在民用航空运动、无人机回收及其他领域也有广泛的应用,史迎风主导研发的空降空投设备实现了我国最大空投重量、最大空投高度和最大飞行空投包线范围的三大历史性突破,达到国内领先和国际先进水平。

2010年,史迎风带领研发团队启动了比肩美俄的重装空投项目研制,参与并见证了我国重装空投从无到有、更新交迭的过程;2015年,史迎风的研发团队迎来了我国空降空投事业的巅峰时刻,团队主导设计的我国最大吨位重装空投设备进行空投联试成功,意味着我国跨越世界空降空投行业普遍认为的危险临界重量,成为继美、俄之后第三个拥有如此空投实力的国家。

降落伞试验通常是在人烟罕至的野外,自然环境异常恶劣,有空气稀薄的高原、炎热干燥的沙漠、极寒的雪域边疆。恶劣的环境对人是一种考验,对降落伞同样也是。

“有一年冬天,我们试验的地方特别冷,地上户外温度零下20多摄氏度,而高空作业时,空中最低温度达到零下50摄氏度。”高空中飞机上的金属物件开始冷冻结冰,电池也开始快速馈电,史迎风一再鼓励飞行团队,“之前我们已经多次精心演算,进行过风险评估,一定要有信心!”最终,试验成功。

史迎风说,这些年看着自己设计的产品安全精准地落下,就觉得无比高兴和骄傲,“这是一个航空人存在的意义,这种使命和精神,是建厂开始就传承下来的,是每个宏光人的宝藏”。

03、宏光人

史迎风是众多追光向前的宏光人之一。

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宏光伴随着中国空军的发展壮大,着眼空降兵现代化作战的特点和需求,成功研发了新重装空投、低空伞兵伞、新型阻力伞、鱼雷空投系统,和与各型飞机配套的飞机安全带、手摇泵、调压器以及无人机回收伞等一批高新武器装备,实现了由单伞向多伞、圆伞向翼伞、轻装向重装的三大跨越。

进入21世纪,宏光人更加注重科研创新,加强技术研发,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逐步构建集成研发体系,先后完成近百项型号项目的设计定型和研发生产,促进了部队战斗力有力提升。尤其近十年来,宏光创造了我国最高、最低、最重、最寒、高原实施空降空投纪录,大吨位重装空投系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重装空投系统与运-20运输机形成完美配试,高原伞、双人伞、高跳系统、鱼雷伞、大运配套产品等数十个型号项目的设计定型顺利完成。实现了从平原到高原全地域、从低空到高空全空域、从小吨位到大吨位全覆盖,从圆伞到翼伞定点雀降,从 “伞+枪”的跳伞兵向集生命保障、高空突袭、夜视引导、战场信息集成、自成保障的未来战士的跨越,形成全域化空降空投产品谱系。空降空投装备技术也被成功地应用于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受到国家表彰。

凡为过往,皆为序章。

今年宏光厂迎来了它70岁的生日,一行行挺拔高耸的行道树见证了沧海桑田,一幢幢灯火通明的厂房记录了汗水与希望,一朵朵蓝天下绽放的伞花承载了国之脊梁。伞塔无言,见证了中国空军和空降空投事业的发展辉煌,也将目送宏光人初心不改继续筑梦前行,为航天航空事业保驾护航。

,朝鲜国旗图片,cctv-5节目表,深山大屠杀 http://www.shenghuochn.com/lm-2/lm-1/5356.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高尔夫用品网站,邱礼涛的脚怎么了,免费取名打分
  • 编辑:李钟硕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