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成都生活  特产

商鞅的先生:管仲

能够让一位好玩、好酒、好色的“三好”“纨绔”子弟成就霸业,管仲的实力可见一斑,但管仲毕竟不是“神”,管仲的成就背后依旧有着太多值得借鉴的教训:

1 、敢于起用新人,却忽视培育新人。

src=http___p0.ifengimg.com_pmop_2017_0830_E38664C091D1AFE060750757510EF2C2D9EC14FA_size39_w600_h400.jpeg&refer=http___p0.ifengimg.jpg

春秋时期,周王室衰微,各诸侯国互争雄长,争夺人才便必然成为其中的一则重要选项,因为谁拥有了人才,谁便占据了谋略高地,谁就得到了治国能臣和统军领袖,谁便握有致胜的先机。以管仲的韬略智慧,他当然明白人才对于齐国霸业的意义,所以他在《管子》一书中多次提到“树人”的重要。

按照冯天瑜先生在他的《中华文化史》一书中的说法,《管子》一书的编写,是“有稷下学者参与其事”的。稷下学宫是始创于齐桓公在位时的一所公办私学,历桓、威、宣、缗、襄等五代,约存在一百五十余年,这里的学者参加了《管子》一书的编撰,表明《管子》应编成于管仲离世后不久,基本反映着管仲的思想。

在《管子•权修》中,管仲多次谈到人才培养的不易,指出:“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后来他又将这一观点归结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经典说法。此外,他还在《权修》中说过“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之类的话,以示人才对事业的重要意义。

然而在人才培养的具体活动中,或是由于当时战争倥偬,一切皆围绕着“富国强兵”的中心任务而展开,以致无暇顾及兴校育人工作;或是对学校办学支持不够等原因,反正当时齐国的办学情况史无明载,并不突出。

殷商西周时代,“学在官府”,巫史掌握着文化教育大权,只有贵族及其子弟才享有受教育的特权,但春秋时代,“天子失官,学在四夷”已是大势所趋,各诸侯国中,官学当然也还存在,但“私学”悄然兴起确是不争的事实。在这个过程中,管仲治理下的齐国,除了稷下学宫这一主要用来吸引外来学者的学校外,其余国内的育人情况并无值得可以圈点的地方。

《史记•管晏列传》记载了管仲在齐国实施的各项兴国举措,说他“既任政相齐,以区区之齐在海滨,通货积财,富国强兵,与俗同好恶”。又说他“其为政也,善因祸而为福,转败而为功。贵轻重,慎权衡”。就是只字未提他兴校育人的事,而与之同时期的郑国宰相子产却以“不毁乡校”出名。

此外,在《吕氏春秋》、《国语》等著作中,也都谈到了管仲在政治、经济、礼法上的诸多措施,但于教育方面却未留下只言片语。这是史家的疏忽,还是齐国的实情使然呢?我认为后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有一点是不容置辩的,那就是齐桓公的晚年,朝中后继乏人,这一情况起码可以说明,齐国的人才教育是并没有什么显著成效的。

 

2 、重用贤人,却轻视贤人梯队。

齐桓公在位四十三年,管仲辅佐他四十一年,君臣生死几同短长,然而在这长达四十余年的治国生涯中,齐国朝中大臣中并没有出现多少新面孔。

据《管子•小匡》记载,管仲为相三个月时,曾向桓公举荐过五个人:一是隰朋。管仲认为他“进退熟悉礼节,说词刚柔有度”,于是推荐他当“大行”( 相当于今天的外交部长) ;二是宁戚。管仲认为他能“尽土地之利”,使齐国“增产粮食,增加人口”,于是推荐他当“大司田”( 相当于今天的农业部长) 。三是王子城父。管仲认为他能“在平原广郊之上,使战车不乱,战士不退,鼓声一起而三军视死如归”,于是推荐他为“大司马”( 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 ;四是宾胥无。管仲认为宾胥无善于“审判案件,调节纷争”,不杀无辜的人,不搞冤假错案,于是推荐他当“大司理”( 相当于今天的司法部长) ;五是鲍叔牙。管仲认为鲍叔牙不计生死,不图富贵,敢于犯颜直谏,于是推荐他当“大谏”( 相当于今天的监察部长) 。

当然,这些人后来是得到任用的。但四十年后,当管仲病入膏肓,桓公要他举荐能挑大梁的人才时,他口中念念不忘的差不多也还是这几个人:“隰朋可。朋之为人,好上识而下闻”。“鲍叔牙之为人也好直,宾胥无之为人也好善,宁戚之为人也能事,孙在之为人也善言”。

当桓公说“假如您不幸去世了,谁能接任你的位子”时,管仲分析道:“鲍叔牙为人直率,但不能将国家交给他;宾胥无为人善良,也不能将国家交给他;宁戚办事精明能干,但却不能让国家充分地繁衍生息;孙在之能说会道,却不能以诚信取人。我看啦,还是隰朋合适。”

结果,管仲去世后,齐桓公以隰朋为相,但此时的隰朋也已垂垂老矣,十个月不到,他便追随管仲,入了黄泉。桓公无奈,只得以更为年长的鲍叔牙为相,可是不久,八十多岁的鲍叔牙也驾鹤西归,桓公手下再无可用之才,小人便乘机作乱,张狂起来了。

由此可以看出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管仲相齐的四十多年间,齐国国家的领导中枢始终是由老臣掌控着的,并无多少新晋后辈选拔进来;二是管仲是知人的,而且知人甚深、甚透,但他并没有在此期间下大力气去识才、选才、用才,致使后来老臣满朝,人才断档;三是管仲荐人是被动的,是在临死前,桓公主动追问下才谈到干部的“接班”问题的,可见他对齐国未来的宏图大业是缺乏深远考虑的,甚至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是不负责任的。

牛恒刚:2014年11月24日于西安

,热浪球爱战国语,股票600177,肝掌蜘蛛痣 http://www.shenghuochn.com/lm-2/lm-1/3153.html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新乐网,网页代理+最干净,you+jizz+japanese
  • 编辑:李钟硕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