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成都经济  杂谈

明星争做美妆品牌 这块蛋糕太好分?

  又一位明星投身美妆事业。

  8月20日,因出演Netflix热门剧集《怪奇物语》而受到关注的Millie Bobby Brown宣布成立个人美妆品牌Florence by Mills。这位出生于2004年的童星正式将明星美妆品牌带入Z世代。

  今年以来陆续有欧美明星试图从美妆产业分一杯羹。4月,歌手Ariana Grande推出以自己的热门歌曲“Thank U,Next”命名的美妆产品线;7月,歌手Selena Gomez申请成立个人同名美妆商标,涉及产品包括香水、化妆品、身体护理、护肤品、护发及美甲产品等。

  明星们前赴后继地跳进“美妆坑”自然是因为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商机。来自卡戴珊家族的Kylie Jenner凭借同名品牌21岁跻身最年轻白手起家亿万富翁;Rihanna与LVMH集团合作推出的Fenty Beauty,上线40天就取得1亿美元销售额。

  美妆产业的确是块大蛋糕。在最新财报中,美妆巨头雅诗兰黛2019财年与欧莱雅2019上半年销售额均逼近150亿美元。

  但也要注意到,明星美妆品牌经过几年发展,背后问题已经凸显,快速爆发期后,增长正在放缓,部分产品线销量甚至大幅下滑,而过度依赖明星个人影响力带来的消费者忠诚度问题也正在影响品牌价值。同时,明星美妆集中涌现带来的美国市场繁荣正在冷却,亚太或将成为下一个主战场。

  美妆的诱惑

  前段时间,Kylie Jenner刚刚在一艘周租金逾百万美元的游艇上度过了她的22岁生日。百万美元的租金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一辈子难以企及的高度,但对Kylie来说却不在话下。今年3月,她被福布斯评选为最年轻白手起家亿万富翁,当时彭博预估其个人资产约为10.2亿美元。

  这位卡戴珊家族年龄最小的妹妹2015年11月以一组唇部套装踏入美妆行业。在去年澳版Vogue的9月刊中,Kylie谈到了建立个人品牌的起源。她说:“我把对于嘴唇的不安全感转化成商业动力,我就是喜欢厚点的嘴唇,并对此着迷。现在,唇部不上妆,我就不愿意出门。"

  Kylie推出的第一个唇部系列包括一支唇釉和一支唇线笔,有三种颜色。这套标价29美元的产品上线不到一分钟就被一抢而空。

  据福布斯报道,Kylie的母亲,卡戴珊家族的灵魂人物Kris Jenner从中嗅到巨大商机,决定将产品销售外包给电商平台。2016年2月,Kylie Lip Kits正式更名为Kylie Cosmetics,并在电商平台Shopify重新上线50万套6种颜色的唇部套装,当年年底,Kylie Cosmetics营收已达到3.07亿美元。此后,Kylie Cosmetics又将产品线拓展至眼影、高光、遮瑕、化妆刷等。

  令人讶异的是,在如此庞大的美妆帝国背后,人力支出相当低。据福布斯报道,Kylie的团队仅包括7名全职人员和5名兼职人员,产品的生产和包装外包给加州当地生产商Seed Beauty,销售和物流交给Shopify,她的母亲Kris Jenner则负责财务与公关,并收取10%的管理费。而Kylie本人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产品的审美定位,并在社交媒体发散个人魅力。

  Rihanna则在一开始就选择了和Kylie Jenner不一样的道路。2017年9月,Rihanna与LVMH集团旗下美妆孵化器Kendo联手推出Fenty Beau ty。背靠大集团的Fenty Beauty除品牌官网外,主要销售渠道还包括同属于LVMH集团的Sephora以及英国的Harvey Nichols百货。借助Sephora实体零售网络,Fenty Beauty得以销往全球上千家店铺。

  Fenty Beauty特色鲜明,主打多元包容的美妆,其推出的第一款产品Pro Filt’r粉底液,就包含40种色号(目前已拓展至50种),不同肤色人群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产品。这一策略并非首创,但凭借Rihanna的个人影响力被发挥到极致,并在美妆界掀起一股“Fenty效应”,其他品牌也纷纷效仿,推出色号更全面的美妆产品。

  上线40天后,Fenty Beauty销售额突破1亿美元,第一年就为LVMH集团带来5亿欧元的营收。Rihanna强大的带货能力有目共睹,这也推动了2019年5月她和LVMH集团的进一步合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